消失的孩子分集剧情介绍 《消失的孩子》分集剧情

立即下载

消失的孩子》是由赵小鸥、赵小溪执导,佟大为、魏晨、于文文领衔主演 ,李斯丹妮特别出演,李晟、奚宇、吴其江、宋楚炎、高一清、刘琪锜、李庆誉主演,吴昊宸友情出演的家庭悬疑剧,根据贝客邦的小说《海葵》改编。讲述一群长期缺失原生家庭的陪伴的小孩与父母之间的救赎与被救赎的故事。

剧情简介:冬至清晨,杨远如同往日般准备送儿子上学,儿子却在楼道间离奇消失。找寻孩子下落的同时,无意间牵扯出了更大的谜团:颓废男袁午与父亲同住,过着假装体面的双面生活,某天却在出租屋内突遇意外;女房东林楚萍突然匆忙搬离住所,原本平静安稳的生活也被彻底搅乱。这些看似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在不同的时空里相互交叠。随着孩子的失踪,一系列有关爱与救赎的秘密也逐渐浮出水面。

消失的孩子分集剧情介绍 《消失的孩子》分集剧情

《消失的孩子》大部分主演都是首次出演悬疑题材的新人,全员反差演绎更是将悬疑氛围感拉满。佟大为饰演的杨远,是一个努力维持工作与家庭天平的普通父亲,但平日里与妻子陶芳的频繁争吵也让他倍感疲倦。孩子莫莫的离奇失踪,让杨远的崩溃情绪彻底被激发出来,褪去隐忍软弱的外壳,一次次走向失控的边缘,找到孩子似乎已经成为他生活里的唯一信念。

而剧中魏晨饰演的“搬砖人”袁午,则是一个毕业于名牌大学、父母疼爱,但却因沉迷赌博,将自己“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租客。袁午穿着一身西装,拎着商务手提包,但包里装的却都是砖块,浑身都散发着脆弱敏感、颓废不安的气息,看起来十分惹人生疑。

《消失的孩子》分集剧情

第1集

看似极其普通的清晨,夹杂着一丝烟霾,笼罩在高低错落的居民楼内。秋分已过,夜和衣袖都已变长,距离日出还差几声遥远的鸡鸣,但是楼道处的脚步声逐渐逼近。

楼灯伴随着书包挂件的摇晃声;垃圾袋之间的摩擦声,明暗闪烁不定,仅仅是几个下楼的回合,杨远从睡眼惺忪到如梦初醒,再到此刻寒毛直竖。深红色的木门,贴着艳红色的对联,两面文明家庭的牌匾中央:401室,一个足以让他深陷于死循环的噩梦。

烟霾延伸至桥边,紧追着袁午的身影闯进工地库房,袁午往书包里塞进两块瓷砖,紧接便向居民楼走去。一名男子敲了敲301号房门,显然房间里无人回应,反倒是袁午在刻意掩饰自己,拉低帽檐垂着头,忐忑不安地从他身边经过。

男子拨通妹妹林楚萍的电话,和她说明了房客的情况,并且催促她周末相亲。尽管林楚萍想以工作忙碌为由推辞,可又碍于嫂子的心意,不得已答应见面。同事吴俊听到林楚萍要去相亲,表面是淡定自若,实则坐立不安。

片刻后,吴俊来到长廊尽头抽烟,林楚萍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他身上,直至他离开,这才急忙跑去查看垃圾桶。奈何里面烟头无数,想要寻找沾有吴俊唾液的烟头,实在是让林楚萍有些棘手。

杨远从床上爬起来已是早上七点,床头柜摆放的照片赫然入目,唯有妻子陶芳喋喋不休地训斥声,当真是不堪入耳。结婚十多年,恩爱远远比不上恋爱之前,尤其是儿子杨莫出生,小家庭迎来了新生命的同时,也在迎接着无休止的烦恼,柴米油盐的琐碎令夫妻二人争吵不断。

陶芳在闹市区经营一家化妆品店,主要生意都集中在夜间,没有时间给孩子辅导作业。由此可见,杨莫的学习成绩很差,自我管理方面亦有很大障碍,起初杨远以为这是孩子的正常秉性,根本算不上大问题,直到他带儿子去医院做检查。

为能更好地照顾杨莫,作为父亲的杨远主动申请调岗,宁愿降薪都要获取相对自由的工作时间,并且为能弥补减少的薪水,平日里还在设计平台接些零散的活计。也正因如此,睡眠不足是杨远所面临的问题,除此之外便是隔三差五的牙炎发作,时间与费用都是他难以接受的窘迫。

临出门之前,陶芳为感谢许恩怀辅导杨莫作业,专门给她买了新衣服。尽管礼尚往来的事情通常由陶芳出面,可是许恩怀家里只有她和父亲,所以这个任务还是交给了丈夫。惯性推着杨莫下了楼,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拎着垃圾袋,把车子开在紧挨着楼梯口的位置,怎知儿子迟迟没有出现,仿佛凭空消失在楼道。

青岚园是以多层住宅为主的安置小区,杨远家住在401,楼上没有住户,而楼下就是许恩怀家。杨远得知杨莫失踪后,立马和陶芳返回家里搜寻能够藏身的角落,包括每层住户都问了个遍,依旧是毫无所获。

转瞬之间,陶芳尖锐的嗓音响彻整个楼道,吸引了众多邻居围观,催促杨远报警的声音此起彼伏。杨远稀里糊涂地拨通报警电话,警车在八点十五分赶到,走下车来的两位警察,为首者是西城派出所女警张叶。

杨远三言两语重述事发经过,张叶通知其他人调取监控,紧接上楼检查杨远家的门窗和房间,余光扫过略显紧张的杨远,留意到他往兜里揣进一张单子。张叶看见合影照上总共四个人,分别是杨远夫妇和杨莫,女孩则是许恩怀。

至于许恩怀为何会在合影里,眼下是无从得知,张叶从杨远的只言片语里,大概了解到恩怨和杨莫关系颇好,但是昨晚她在杨远家吃过晚饭后,居然找不到房门钥匙。杨远觉得杨莫极有可能偷走钥匙,张叶不及细想,直接来到302室,敲门依旧是无人回应,索性观察猫眼之中的光线变化,由此判定孩子是否躲在屋子里。

杨远夫妻都没有注意到光线变化,许恩怀爸爸在四十分钟后才能回来,目前也只有将希望寄托于监控,没想到这栋17号楼位处于监控死角,意味着想要通过监控寻找杨莫基本是不可能。

小区住户为这件事情和物业闹得不可开交,物业经理也是感到委屈,明明当初是征得所有人同意才确定安装监控位置,现在却是麻烦缠上身。张叶向经理索要业主名单,当即打电话回派出所请求增援,随后对杨远夫妻进行询问,包括之前和杨远家有过摩擦的住户。

但是这户人家并无任何可疑,反而提供有关杨远夫妻准备离婚的线索,张叶检查杨莫的书包、作业本等物品,发现有一页纸已经撕毁。杨远夫妻感情破裂已成事实,可是鲜少当着孩子的面吵架,最近一次激烈的争吵是源于一只宠物狗,陶芳觉得养狗耽误孩子学习,不顾杨远阻拦执意送走。

袁午守在窗边窥探楼下,眼看着警车离去才算是安心,继而紧锁房门,故意将电视声音开大,然后用斧头砸向卫生间的墙面。当天傍晚,袁午照常去仓库取瓷砖,也因最后几块报废,不得不去建材城挑选同款图案的瓷砖,最终购置二十一块。

林楚萍回家陪着哥嫂吃饭,可当嫂子提及青岚园时,林楚萍和哥哥的神情有了明显变化。林楚萍在青岚园有一套房子,如今租给袁午父子,不过父子俩的性格截然相反,林楚萍哥哥得知出租房水气阀故障,答应明天亲自上门去修。

民警项义在小区围墙处的草坪里发现异样,及时联系了张叶,土壤疑似被人动过,而且散发出腐烂味道。陆队收到消息,也在第一时间抵达,陶芳看着楼底不少警察和围观民众,立马冲了出去,所幸埋在土里的并非是小孩,而是陶芳之前要送走的宠物狗尸体。

陶芳拖着疲惫身躯上楼,尽管父母已在赶来的路上,可她依旧倍感煎熬,多等一分一秒,都代表着孩子危险剧增。张叶开始怀疑起杨远,要求检查汽车后备箱,并且拿出杨远购买去嘉兴的火车票,乘客名单只有他和杨莫两个人。

所以张叶有理由认为夫妻离婚,势必会牵涉到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也就不排除杨远的嫌疑。杨远为自证清白,如实道来缘由,又拿出之前藏在兜里的单子,原来是证明杨莫患有多动症的处方。此时迎面走来一位女孩,正是住在302室的许恩怀,张叶等人跟着许恩怀上楼,眼看着她拿出房门钥匙。

第2集

从小生活独立,学习成绩优异,又因性格好且懂事有礼貌,许恩怀永远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也正因遇到杨远一家,便迫切想要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在许恩怀看来,杨莫是照进她生活里的一缕阳光,杨远夫妻又像是两棵参天大树,在经历过无数次的疾风骤雨之后,依旧互相依偎彼此,永远包容阳光。

第一次遇到杨家父子,无疑是在阴暗拥挤的楼道处,许恩怀看见父子俩嬉戏打闹着上楼,连忙拎着书包起身问好,低头侧身让他们走过。杨远隐约记得见过这个女孩几次,只知道是在念初中,和父亲许安正住在302室,由于许安正是建材城的销售,所以经常是早出晚归。

杨莫患有注意力缺陷型多动症,其实顾名思义,就是无法在任何事情上集中,同样也包括学习。杨远为了儿子当真是付出诸多,家里大小事务都落在身上,五点半一过,又开始准备饭菜,结果发现今天依旧是忘记买盐。

如同往常般,杨远向儿子交代一句,换上鞋子便出了门,女孩仍然在楼道里。冬天的傍晚,楼梯上已是十分昏暗,杨远听闻许恩怀忘带家门钥匙,主动邀请她到自己家里待会,但是遭到委婉的拒绝。

反观杨莫得知此事,仅用半分钟说服了许恩怀,拉着她走进家门。许恩怀也非常乖巧听话,主动辅导杨莫写作业,还在吃完饭后帮忙收拾碗筷。那年的冬天,许恩怀在杨远夫妻的热情款待下,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杨家的常客,她渴望这种温暖,又因太过渴望,不知不觉间已从树荫下的小女孩变成遮挡阳光的乌云。

如今距离杨莫失踪已过去1小时10分钟,许恩怀在众人的注视下,紧张不安地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陶芳率先冲了进来,其他人紧随其后,室内陈设简单,干净整洁,餐厅、走廊和客厅组成的空间是一览无余,就连主卧和阳台都是无处藏身。

由于许恩怀的卧室上锁,还需要她本人用钥匙开门,相比较主卧布置,房间里多了一张书桌,女孩子喜欢的手工艺品、文具,以及成堆的书籍。从衣柜到床底依旧是空空如也,夫妻俩最后的希望破灭。

张叶在书桌上发现一张熟悉的合照,照片上正是杨远夫妻和杨莫、许恩怀四人。陶芳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先被民警带出许家,此时许安正从外面回来,目光依次落在众人脸上,谨慎且淡定地回答着问题。

许恩怀如同鸵鸟般缩着脑袋,不敢正面直视父亲,直到杨远提醒她该去上学,这才抱着书本匆忙出门,并且在公交车上回想起她和杨莫的周六约定。居委会负责打印寻人启事,发布到各个业主群里,大部分的热心人都帮忙转发,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

这边张叶向陆仕明汇报来龙去脉,本意是想要维护杨远的好父亲形象,可是陆仕明作为办案经验丰富且严谨的老警察,还是无可避免地将他列入怀疑名单。陆仕明带着警员上门跟杨远夫妻了解情况,拿出杨远购买的车票记录,尽管陶芳为此生气不已,却又很快冷静下来,为丈夫洗清嫌疑。

监控室里的线索微乎其微,张叶紧盯着屏幕,直至许安正的丰田车落入视线,引起她的注意。翻看关于许安正的身份资料,发现从他上班的地方开车到住处,最长不过十六分钟,基本是十三分钟就能赶到,为何要在四十分钟后出现,这才是真正的突破点。

简单的问答结束后,陶芳跟着陆仕明等人去了派出所,杨明则是孤独地站在楼道,看着许家房门,思绪由远及近,脑海里无限放大许恩怀的奇怪言行。联想到作业本里撕毁的那页纸,似乎答案慢慢从心底破土发芽。

在杨莫失踪的七天前,杨家父子照样开车出发,一个是去上学,一个是去上班,流动的车窗景象映出袁午瘦瘦高高的身影。清晨街道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到了中午偶尔会泛起淡金色,紧接幻化成棋牌室里冒着火星子的烟蒂,从一根、两根再到无数根。

随着袁午的出现,大友棋牌室的顾客越来越多,而他便是大家口口相传的“赌神”,这么一个普通又不善言谈的男人,基本是十有九赢。眼看快到下班时间,袁午拎着公文包到柜台结账,老板娘小红有意跟他攀谈,奈何得到的回应还是不冷不淡。

自从袁午离过婚,又因赌博的事情闻名乡里,便带着老父亲来到这座城市,谎称自己已经找到工作,只不过是在实习期,没有正式工资。然而袁午并非是员工,没有多余的收入,相反非常拮据,每天准时准点“上下班”,比起承受用尽全力却一败涂地的恐慌,他更喜欢现在这种运气左右着输赢的感觉,至少不会面对打击和挫败。

走出棋牌室往家的方向,袁午会经过杨莫所在的小学,以及林楚萍工作的地方,而他之所以没有坐车回去,全因手里的钱都不够买菜,就连房租费都得向老父亲索要。林楚萍在来时的路上遭遇车祸,所幸人没有大碍,疑似死了一条小狗,正是陶芳让丈夫送走的宠物狗呼噜。

因为袁父的膝关节已经磨损变形,走路都要拄着拐棍,老人是非常健谈又善良,所以林楚萍每次来拿房租,都会多陪他聊会天,直到袁午回来后这才离开。林楚萍来到楼下,忽然接到林文昭的电话,叮嘱她不要再独自去青岚园,毕竟那件事情至今都没有让兄妹二人从阴影里走出来。

301室内,袁家父子坐在桌边吃着饭,老父亲谆谆教诲,希望儿子能稳定工作,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否则他要是哪天不在,袁午又该如何生活。思及至此,袁父的泪水涌出眼眶,独自走到客厅坐在藤椅上,电视里播放着关于鸟类迁移的纪录片,依旧掩盖不住他的呼噜声。

袁午在水池里清洗碗筷的同时,隐约察觉到某种异样的安静,父亲的呼噜声似乎变轻,到最后是悄无声息。当他慢慢走近时,父亲仍保持着方才的姿势,但是胸口已经没有起伏,拐棍随之落在脚边,发出一声清脆的震人心魄的绝望。

当天夜里,杨莫拿着狗绳到处寻找呼噜,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男人,等他回过头来,看见袁午隐晦不明的神情,下意识询问他是否见过宠物狗。在这某一瞬间,袁午骤然清醒,记忆里浮现自己在草坪里挖土坑的画面。

第3集

袁午聪明优秀,家庭和睦,高考凭借659分考上重点大学,且在父母悉心照料下顺利进入名企。正是这么一个看似前途无量的男人,本来拥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和婚姻,可是最终输在赌桌上,输光家里的积蓄,导致妻离子散,父母阴阳永隔。

每次路过杨莫所在的小学,袁午都会在护栏外面逗留片刻,思念着许久未见的女儿婷婷。然而转瞬之间,他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杨远参加完家长会,通过老师了解到孩子上课精力不集中,可能更多因素在于各种补习班造成的压力。

杨远对妻子隐瞒实情,买来宠物狗陪伴杨莫,可惜好景不长,陶芳还是发现了成绩单,为此大发雷霆。尽管杨远尝试劝说,终究无法改变送走狗的结局,但是宠物狗呼噜挣脱了笼子,继而落得被车撞死的下场。

同一时间,林楚萍注意到客厅里废弃的鱼缸,便想着找机会让人挪走,袁父不好意思麻烦她,表示会让儿子来处理。等到林楚萍走后,袁父主动提及外孙女婷婷,生平最大心愿是希望袁午赚钱买房子,届时装修还可以去找大伯帮忙,只要能够接回婷婷母女,就算是死也能瞑目。

然而买房子的首付在袁午看来,完全就是天文数字,也是他这辈子不敢奢望的事情。随着拐棍落地的声音响起,逐渐融合进袁午的心跳,令他如梦初醒,急忙从柜子里翻出速效救心丸,奈何无济于事。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袁午从外套口袋里摸出手机,目光紧紧注视着屏幕上的120,太多回忆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到后来,袁父彻底停止呼吸,自从袁午为领取养老金而放弃拨通电话的那一刻,已然来不及,或许比那一刻还要更早。

父亲的尸体,母亲的遗像,这两个他所重视的亲人,一旦失去生命体征,反而不如一张纸来的实用。袁午宛如行尸走肉般,走在通往“大友”的夜色之中,杨莫没有问出宠物狗的下落,失望地经他身边离开,这一幕都落入许恩怀的视线。

大友棋牌室继续营业,卷帘门拉上三分之二,灯光从下面延伸至袁午的脚边。袁午迟疑片刻,终究是钻了进去,暖气让人感到通体温暖,也因此变得恍惚,在虚幻和真实世界之间左右摇摆。

袁午出门时太仓促,一大叠现金卷在衣兜里,本想拿出几张门票钱,结果纸币仿佛花瓣散落遍地。小红给袁午安排了区别于白天的玩法,烟雾缭绕的包厢里仅有一张桌子,对面坐着四十上下的男人,穿金戴银且出手阔绰,身边围着一众小弟。

几个回合过后,袁午始终无法像平时集中精神,就连牌面都记不住,反而出现幻觉。也正因他不管输赢都一张脸,没办法让对手分析细节,所以男人越发没有底气,索性放弃这场赌局。围观者们嘘声四起,男人下意识回过头,原来袁午的底牌比他点数还要小。

小红收回筹码,取出现金交给袁午,并且邀请他吃饭。虽然小红名义上是老板娘,其实就是“大友”老板雇佣看店,而她在这种环境里接触的赌徒越多,也就越发觉得袁午与众不同。小红无从知晓袁午的遭遇,仅是以过来人经验劝说他若是想要赢,务必记得藏好自己的底牌。

雾气丝毫没有消散,袁午趁着夜色往家走,当他看见宠物狗呼噜的尸体,毫不犹豫地用衣服包裹后将其下葬。浓雾之下,一片孤零零的方块在高处泛出边界面糊的白光,离家之时没有关灯,袁午返回301室,只觉得遍体生寒,不可抑制地颤抖,靠着药物让情绪镇定。

母亲的叮咛,父亲的劝告,乃至小红说过的话,一遍遍回荡在袁午耳边,赋予了魔力般,令他迷失心智。所以父亲已经离开人世,这件事情只有自己知晓,绝不可让外人察觉。袁午从父亲身上取走钥匙,打开房间里的红木箱子,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各种证件,还有每个月都能领取养老金的银行卡。

由于外面都有监控,袁午没办法将父亲的尸体带出去,迷惑又茫然地靠在藤椅旁,哭诉着自己的迫不得已。次日清晨阳光照进房间,父亲的尸体凭空消失,袁午背着沉重的藤椅走向郊外,正当他要亲手埋葬时,忽然发现身后站着许多怒目而视的街坊乡亲。

噩梦转瞬既醒,袁午睁开眼看到躺在藤椅上的父亲,不仅没有一丝余温,还在向外散发着寒气。卫生间脱落一块瓷砖,袁午循声过去拼凑瓷砖图案,墙体的黑洞吸引他凑近窥探,仿佛看见极为恐怖的画面。

杨莫失踪2小时30分钟后,此刻临近十二点,路上车辆很少,杨远加大油门,朝着许恩怀就读的中学驶去。当初杨远充当许恩怀的父亲参加家长会,每次都是在家长们羡慕的目光下离开学校,就连安老师都对许恩怀的成绩赞不绝口。但是现在许恩怀没有让杨远感到欣慰,反而有些恐惧,因为他通过安老师得知许恩怀已经请假,意味着极有可能是导致杨莫失踪的罪魁祸首。

恼怒和失望交织袭来,杨远急忙联系还在交通大队的陶芳,陆仕明在监控里发现许恩怀的身影,确定她是在九点十七分坐车去往北湖方向。杨远收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往北湖,根据服务员口述证明许恩怀到过此处,但也是为了寻找男童杨莫。

第4集

张叶出生在警察家庭,平日里总是一脸严肃,不苟言笑,尽管作为老警察的父亲也是如此,可他希望女儿能够开心些。奈何张叶偏爱武装不爱红装,因为父亲的缘故,从小立志成为警察,也正是这种善于观察的习惯,以及缺失的亲情,让她发誓必须要找到杨莫。

监控里的丰田车一闪而过,张叶发现许安正回家的时间点存在问题,不得不令人产生怀疑。在征得陆仕明的同意后,张叶立马带着项义前往建材城进行调查,期间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杨莫失踪前六天,袁午被日常设定的闹铃惊醒,小心翼翼地查看着卫生间墙体后面的通道,终究还是无可避免手机遗落在马桶里,本就拮据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为能巧妙藏好尸体,袁午亲自测量身形,推算所需要的瓷砖数量,这才穿上还算合身的大衣,拎起空空如也的公文包直接出门。

建材市场集中数百家店面,规整排列成庞大的方阵,多数店铺门可罗雀,袁午选择客人较少一户,便是许安正的门店。经过许安正的建议和推荐下,袁午购置三十一块同款瓷砖,还有用来做隔断的水泥砖和泥胶。

袁午准备将红联大厦作为运送材料的中转站,倘若直接让货车送到住处,必然会引起邻居的猜忌。正巧许安正要去宁湾,顺路开车带过去,袁午推脱不得,只好坐在后排座上发呆,看着许安正的名片,思及对方年纪和自己相仿,人生境遇却是天差地别。

虽然袁午的前途一片迷茫,但在昨晚之前,他从未羡慕过别人的人生,直至今日才明白父亲的用心良苦。许安正通过后视镜观察袁午,处于本能主动搭话,奈何他每次回应都是支支吾吾,难以遏制地冒着冷汗。

几分钟后,车子减速,同时靠向人行道,红联大厦的轮廓在右前方显现。许安正帮忙将瓷砖放在台阶上,总共两包很快卸完。由于袁午的手机没法使用,所以他无法和许安正互留联系方式,只好在大厦里等着运送水泥砖的司机。

现在正值中午,空气依然渗着阴寒,袁午躲进红联大厦里避风,坐在楼梯口处发呆,不知不觉间陷入梦乡。朦胧之间,隐约听见熟悉的声音,袁午定睛望去,正是和他穿着相同的父亲。还不等袁午反应过来,又有一连串的催促声闯了进来,他像是电击般惊醒,只见送货司机气急败坏地出言指责,埋怨袁午没有待在门口,还得自己绕了半天。

司机离开以后,袁午立刻将瓷砖和水泥砖搬进废弃库房,紧接打开公文包往里面装瓷砖,至此从家到红联大厦,再从红联大厦到家里,折返多个来回运送,还要避免引起小区邻居的注意。

尽管天气不好,街面过往人群如潮,袁午照常来到红联大厦,而他刚走出门没几步,忽然发现眼前站着一个男人,微微佝偻着身体,西装革履且拎着公文包,正面瞧去,正是曾经的自己。

当初袁午凭借简历入职一家公司,可是同事们背后的窃窃私语和嘲讽,让他倍受挫败,到后来逐渐感觉到身体的不适。可当袁午在妻子陪同下到医院检查,医生确诊身体没有任何大碍,所谓的腹痛极有可能源于神经官能症,建议他应该看精神科。

从那天开始,袁午的人生面临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父母的寄予厚望,妻女的信赖依靠,都无法治愈这种心灵上的病态。袁午回到家,看着已经坏掉的公文包,想起父亲生前对自己的谆谆教导,可惜还是没有教会他如何适应社会的人情世故。

距离杨莫失踪已过2小时40分钟,张叶和项义来到许安正的店面,通过员工了解到许安正近期都在负责宁湾施工,所以能够确定他之所以回到青岚园需要四十分钟,实则是从宁湾到青岚园的车程。

可即便如此,张叶还是决定要去宁湾核实清楚,项义一声悲鸣,也只好发动了引擎,却又想不通张叶为何这么执着于调查许安正。其实张叶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因为从一年前开始,许恩怀几乎每晚都去杨远家吃饭,但是关键点在于,两家人看似关系极好,杨远夫妻居然没有许安正的电话,所以这件事情有些匪夷所思,相比之下感觉许恩怀更像是杨远的亲生女儿。

而在另一边,道路监控显示,许恩怀离开青岚园之后,直接赶赴绿亭站,乘坐公交车前往北湖。期间是否中途换乘其他车辆,已然无从得知,杨远赶往北湖的农家舍,完全没有看到许恩怀,反而注意到一只名为“莫远”的萨摩耶犬。

根据这只犬主人的讲述,杨远才知儿子杨莫在狗怀孕时,预定了一只小狗起名莫远,准备当做礼物给杨远惊喜。本来杨远答应会带儿子再去农家舍,后来一次次失信,导致杨莫对他产生失望,瞒着父母和许恩怀约定周六来这里。

许恩怀递交给杨远的纸片,便是杨莫作业本里撕毁的那张纸,上面是两个孩子的潦草字迹,这种写字沟通可以避免被杨远听见。也正因杨莫的苦苦哀求,许恩怀无奈答应,并且将家门钥匙留给他,从而有了后来钥匙落在学校里的谎话。

事发当天,许恩怀返回青岚园看到警察,内心已经开始动摇,准备放弃行动。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杨莫居然不在自己家里。起初许恩怀以为杨莫是独自乘车去北湖,没想到事情会闹得如此大,杨远听明白来龙去脉,绝望的情绪笼罩心头。

宁湾广场的写字楼还属于施工阶段,两边都安装了监控,就连室内也是如此。张叶走进一楼大厅,略微扫视四周,没有看见许安正,而是几名工人正蹲着忙活。工头老马得知两位民警的来意,简单讲述了许安正的行踪,除此之外似乎不愿再说太多关于他的信息。

张叶调取施工监控便往回走,路上反复回想着门店员工和老马的话,既然工期这么紧,为何许安正自从回到青岚园,便再也没有离开过小区。何况邻居们都夸赞许恩怀细心,不可能会屡次丢失钥匙和遗失课本。

为能继续深究关于许家的谜团,张叶回到派出所查看监控,觉得许安正接到项义的电话之后,神态姿势都非常奇怪,仿佛如临大敌。项义查到许安正的前妻夏云清是自由摄影师,在城东有一家独立工作室,四年前和许安正离婚,直至一年前才重组家庭。

至于许安正本人曾是家装设计师,父亲还是一位木工,现住的302室乃是他和夏云清的婚房,两年前重新装修过。正说话间,张叶发现一辆熟悉的丰田车,立马让项义调头追去,亲眼目睹他进入工地。

二人疑惑许安正为何视若不见,继而来到附近的包子店向老板打听情况,此时许安正也走了进来,表示自己将家里简单收拾下,但是因为疲惫休息而耽误时间。张叶并没有完全相信,决定再去一趟302室。

林文昭来青岚园维修水气阀当天,敲门许久不见人回应,完全没有留意到擦肩而过的袁午。反倒是袁午确定林文昭已经下楼,急忙进了房间,仔细思索方才的细节,忽然明白他就是女房东的哥哥。之前女房东过来拿房租发生交通事故,并且透露要去汽车维修店,袁午忽然想到些什么,急忙夺门而出。

第5集

林楚萍名如其人,楚楚动人,心静如浮萍般平和,正如林母给女儿起名时的初衷,希望她的生活能够一直如此美妙且平静。然而命运无常,林楚萍至今都想不明白,为何生活的轨迹会突然错位,那天晚上遭受的伤害成为永远的阴影。

袁午悄悄尾随林楚萍,从汽车维修店到餐厅,即便是林楚萍从餐厅里出来,他还照样守在角落里。林文昭留意到这个可疑的男人,询问林楚萍是否认识对方,但是林楚萍隐约有些猜测,终究还是没有将袁午的身份如实告知哥哥。